古诗文网 用户中心
推荐 诗文 名句 作者 古籍

本纪·卷三 译注

作者:脱脱、阿鲁图等

  ○太祖三

  五年春正月壬辰朔,雨雪,不御殿。禁铁铸浮屠及佛像。庚子,前卢氏县尉鄢 陵许永年七十有五,自言父琼年九十九,两兄皆八十余,乞一官以便养。因召琼厚 赐之,授永鄢陵令。壬寅,省州县小吏及直力人。乙巳,罢襄州岁贡鱼。二月丙子, 诏沿河十七州各置河堤判官一员。庚辰,以凤州七房银冶为开宝监。庚寅,以兵部 侍郎刘熙古参知政事。闰月壬辰,礼部试进士安守亮等诸科共三十八人,召对讲武 殿,始放榜。庚戌,升密州为安化军节度。三月庚午,赐颍州龙骑指挥使仇兴及兵 士钱。辛未,占城国王波美税遣使来献方物。壬申,幸教船池习战。乙酉,殿中侍 御史张穆坐赃弃市。夏四月庚寅朔,三佛齐国主释利乌耶遣使来献方物。丙午,遣 使检视水灾田。丙寅,遣使诸州捕虎。五月庚申,赐恩赦侯刘鋹钱一百五十万。乙 丑,命近臣祈晴。并广南州十三、县三十九。丙寅,罢岭南采珠媚川都卒为静江军。 辛未,河决濮阳,命颍州团练使曹翰往塞之。甲戌,以霖雨,出后宫五十余人,赐 予以遣之。丁亥,河南、北淫雨,澶、滑、济、郓、曹、濮六州大水。六月己丑, 河决阳武,汴决谷熟。丁酉,诏:淫雨河决,沿河民田有为水害者,有司具闻除租。 戊申,修阳武堤。秋七月己未,右拾遗张恂坐赃弃市。癸未,邕、容等州獠人作乱。

  八月庚寅,高丽国王王昭遣使献方物。己亥,广州行营都监朱宪大破獠贼于容 州。癸卯,升宿州为保静军节度,罢密州仍为防御。九月丁巳朔,日有食之。癸酉, 李崇矩以镇国军节度使罢。冬十月庚子,幸河阳节度使张仁超第视疾。甲辰,试道 流,不才者勒归俗。十一月己未,李继明、药继清大破獠贼于英州。癸亥,禁僧道 习天文地理。己巳,禁举人寄应。庚辰,命参知政事薛居正、吕余庆兼淮、湖、岭、 蜀转运使。十二月乙酉朔,祈雪。己亥,畋近郊。开封尹光义暴疾,遂如其第视之。 甲寅,内班董延谔坐监务盗刍粟,杖杀之。诏合入令、录者引见后方注。乙卯,大 雨雪。是岁,大饥。

  六年春正月丙辰朔,不御殿。置蜀水陆转运计度使。癸酉,修魏县河。二月丙 戌朔,棣州兵马监押、殿直傅延翰谋反,伏诛。丙申,曹州饥,漕太仓米二万石振 之。己亥,吴越国进银装花段、金香师子。三月乙卯朔,周郑王殂于房州,上素服 发哀,辍朝十日,谥曰恭帝,命还葬庆陵之侧,陵曰顺陵。己未,复密州为安化军 节度。庚申,覆试进士于讲武殿,赐宋准及下第徐士廉等诸科百二十七人及第。乙 亥,赐宋准等宴钱二十万。大食国遣使来献。翰林学士、知贡举李昉坐试人失当, 责授太常少卿。试朝臣死王事者子陆坦等,赐进士出身。丙子,幸相国寺观新修塔。 夏四月丁亥,召开封尹光义、天平军节度使石守信等赏花、习射于苑中。辛丑,遣 卢多逊为江南国信使。甲辰,占城国王悉利陀盘印茶遣使来献方物。丙午,黎州保 塞蛮来归。戊申,诏修《五代史》。五月庚申,刘熙古以户部尚书致仕。诏:中书 吏擅权多奸赃,兼用流内州县官。己巳,交州丁琏遣使贡方物。幸玉津园,观刈麦。 辛巳,杀右拾遗马适。六月辛卯,阅在京百司吏,黜为农者四百人。癸巳,占城国 遣使献方物。隰州巡检使李谦溥拔北汉七砦。癸卯,雷有邻告宰相赵普党堂吏胡赞 等不法,赞及李可度并批籍没。庚戌,诏参知政事与宰相赵普分知印押班奏事。秋 七月壬子朔,诏诸州府置司寇参军,以进士、明经者为之。丙辰,减广南无名率钱。 八月乙酉,罢成都府伪蜀嫁装税。辛卯,赐布衣王泽方同学究出身。丁酉,泗州推 官侯济坐试判假手,杖、除名。甲辰,赵普罢为河阳三城节度使、同平章事。辛酉, 幸都亭驿。九月丁卯,余庆以尚书左丞罢。己巳,封光义为晋王、兼侍中,德昭同 中书门下平章事,薛居正为门下侍郎、同平章政事,户部侍郎、枢密副使沈义伦为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石守信兼侍中,卢多逊中书舍人、参知政事。壬申,诏晋王 光义班宰相上。冬十月甲申,葬周恭帝,不视朝。丁亥,幸玉津园观稼。戊子,流 星出文昌、北斗。甲辰,特赦诸官吏奸赃。十一月癸丑,诏常参官进士及第者各举 文学一人。十二月壬午,命近臣祈雪。丙午,前中书舍人、参知政事多逊起复视事。 行《开宝通礼》。限度僧法,诸州僧帐及百人,岁许度一人。

  七年春正月庚戌,不御殿。庚申,占城国王波美税遣使献方物。齐州野蚕成茧。 癸亥,左拾遗秦亶、太子中允吕鹄并坐赃,宥死,杖、除名。二月庚辰朔,日有食 之。丙戌,日有二黑子。癸卯,命近臣祈雨。诏:《诗》、《书》、《易》三经学 究,依三经、三传资叙入官。乙巳,太子中舍胡德冲坐隐官钱,弃市。

  三月乙丑,三佛齐国王遣使献方物。夏四月丙午,遣使检岭南民田。五月戊申 朔,殿中侍御史李莹坐受南唐馈遗,责授右赞善大夫。甲寅,以布衣齐得一为章丘 主簿。乙丑,诏市二价者以枉法论。丙寅,幸讲武池,观习水战。丙子,又幸讲武 池,遂幸玉津园。六月丙申,河中府饥,发粟三万石振之。己亥,淮溢入泗州城。 壬寅,安阳河溢,皆坏民居。秋七月壬子,幸讲武池,观习水战,遂幸玉津园。丙 辰,南丹州溪洞酋帅莫洪燕内附。诏减成都府盐钱。庚午,太子中允李仁友坐不法, 弃市。八月戊寅,吴越国王遣使来朝贡。丁亥,谕吴越伐江南。戊子,陈州贡芝草, 一本四十九茎。己丑,幸讲武池,赐习水战军士钱。戊戌,殿中丞赵象坐擅税,除 名。甲辰,幸讲武池,观习水战,遂幸玉津园。九月癸亥,命宣徽南院使、义成军 节度使曹彬为西南路行营马步军战翟都部署,山南东道节度使潘美为都监,颍州 团练使曹翰为先锋都指挥使,将兵十万出荆南,以伐江南。将行,召曹彬、潘美, 戒之曰:“城陷之日,慎无杀戮。设若困斗,则李煜一门,不可加害。”丁卯,以 知制诰李穆为江南国信使。冬十月甲申,幸迎春苑,登汴堤观战舰东下。丙戌,又 幸迎春苑,登汴堤观诸军习战,遂幸东水门,发战翟东下。江南进绢数万,御衣、 金带、器用数百事。壬辰,曹彬等将舟师、步骑发江陵,水陆并进。丁酉,命吴越 王钱俶为升州东南行营招抚制置使。己亥,曹彬收下峡口,获指挥使王仁震、王宴、 钱兴。闰月己酉,克池州。丁巳,败江南军于铜陵。庚申,命宰相、参知政事更知 日历。壬戌,彬等拔芜湖、当涂两县,驻军采石。癸亥,诏减湖南新制茶。甲子, 薛居正等上新编《五代史》,赐器币有差。丁卯,彬败江南军于采石,擒兵马部署 杨收、都监蔡震等千人,为浮梁以济。十一月癸未,黥李从善部下及江南水军一千 三百九十人为归化军。甲申,诏省剑南、山南等道属县主簿。丁亥,秦、晋旱,免 蒲、陕、晋、绛、同、解六州逋赋,关西诸州免其半。己丑,知汉阳军李恕败江南 水军于鄂。甲午,曹彬败江南军于新林砦。辛丑,命知雄州孙全兴答涿州修好书。 壬寅,大食国遣使献方物。十二月己酉,彬败江南军于白鹭洲。辛亥,命近臣祈雪。 甲子,吴越王帅兵围常州,获其人马,寻拔利城砦。丙寅,彬败江南军于新林港。 己巳,左拾遗刘祺坐受赂,黥面、杖配沙门岛。庚午,北汉寇晋州,守臣武守琦败 之于洪洞。壬申,吴越王败江南军于常州北界。

  八年春正月甲戌朔,以出师,不御殿。丙子,知池州樊若水败江南军于州界, 田钦祚败江南军于溧水,斩其都统使李雄。乙酉,御长春殿,谓宰相曰:“朕观为 臣者比多不能有终,岂忠孝薄而无以享厚福耶?”宰相居正等顿首谢。庚寅,曹彬 拔升州城南水砦。二月癸丑,彬败江南军于白鹭洲。乙卯,拔升州关城。丁巳,太 子中允徐昭文坐抑人售物,除籍。甲子,知扬州侯陟败江南军于宣化镇。戊辰,覆 试进士于讲武殿,赐王嗣宗等三十一人、诸科纪自成等三十四人及第。三月乙酉, 赐王嗣宗等宴钱二十万。己丑,命祈雨。庚寅,彬败江南军于江北。己亥,契丹遣 使克沙骨慎思以书来讲和。知潞州药继能拔北汉鹰涧堡。辛丑,召契丹使于讲武殿 观习射。壬寅,遣内侍王继恩领兵赴升州。大食国遣使来朝献。夏四月乙巳,幸东 水硙。癸丑,幸都亭驿,阅新战船。丁巳,吴越王拔常州。壬戌,彬等败江南军于 秦淮北。戊辰,幸玉津园,观种稻,遂幸讲武池,观习水战。庚午,诏岭南盗赃满 十贯以上者死。幸西水硙。五月壬申朔,以吴越国王钱俶守太师、尚书令,益食邑。 知桂阳监张侃发前官隐没羡银,追罪兵部郎中董枢、右赞善大夫孔璘,杀之,太子 洗马赵瑜杖配海岛;侃受赏,迁屯田员外郎。辛巳,祈晴。甲申,江南宁远军及沿 江砦并降。乙酉,诏武冈、长沙等十县民为贼卤掠者,蠲其逋租,仍给复一年。甲 午,安南都护丁琏遣使来贡。辛丑,河决濮州。六月壬寅,曹彬等遣使言,败江南 军于其城下。丁未,宋州观察判官崔绚、录事参军马德休并坐赃弃市。辛亥,河决 澶州顿丘。甲子,彗出柳,长四丈,辰见东方。秋七月辛未朔,日有食之。庚辰, 遣阁门使郝崇信、太常丞吕端使契丹。癸未,西天东印土王子穰结说啰来朝献。甲 申,诏吴越王班师。己亥,山后两林鬼主、怀化将军勿尼等来朝献。八月乙卯,幸 东水硙观鱼,遂幸北园。辛酉,诏权停今年贡举。壬戌,契丹遣左卫大将军耶律霸 德等致御衣、玉带、名马。西南蕃顺化王子若废等来献名马。癸亥,丁德裕败润州 兵于城下。九月壬申,狩近郊,逐兔,马蹶坠地,因引佩刀刺马杀之。既而悔之, 曰:“吾为天下主,轻事畋猎,又何罪马哉!”自是遂不复猎。戊寅,润州降。冬 十月己亥朔,江南主遣徐铉、周惟简来乞缓师。辛亥,诏郡国令佐察民有孝悌力田、 奇材异行或文武可用者遣,诣阙。丁巳,修西京宫阙。江南主贡银五万两、绢五万 匹,乞缓师。戊午,改润州镇海军节度为镇江军节度。幸晋王北园。己未,曹彬遣 都虞候刘遇破江南军于皖口,擒其将朱令赟、王晖。十一月辛未,江南主遣徐铉等 再奉表乞缓师,不报。甲申,曹彬夜败江南军于城下。丙戌,以校书郎宋准、殿直 邢文庆充贺契丹正旦使。乙未,曹彬克升州,俘其国主煜,江南平,凡得州十九、 军三、县一百八十、户六十五万五千六十。临视新龙兴寺。十二月庚子,幸惠民河, 观筑堰。辛丑,赦江南,复一岁;兵戈所经,二岁。戊申,三佛齐遣使来献方物。 己酉,幸龙兴寺。辛亥,免开封府诸县今年秋租十之三。己未,以恩赦侯刘鋹为彭 城郡公。甲子,契丹遣使耶律乌正来贺正旦。丁卯,吴越国王乞以长春节朝觐,从 之。

  九年春正月辛未,御明德门,见李煜于楼下,不用献俘仪。壬申,大赦,减死 罪一等。乙亥,封李煜为违命侯,子弟臣僚班爵有差。己卯,江南昭武军节度使留 后卢绛焚掠州县。庚辰,诏郊西京。癸巳,晋王率文武上尊号,不允。二月癸卯, 三上表,不允。庚戌,以曹彬为枢密使。辛亥,命德昭迎劳吴越国王钱俶于宋州。 契丹遣使耶律延以御衣、玉带、名马、散马、白鹘来贺长春节。乙卯,吴越王奏内 客省使丁德裕贪狠,贬房州刺史。丁巳,观礼贤宅。戊午,以卢多逊为吏部侍郎, 仍参知政事。己未,吴越国王钱俶偕子惟濬等朝于崇德殿,进银绢以万计。赐俶衣 带鞍马,遂以礼贤宅居之,宴于长安殿。壬戌,钱俶进贺平升州银绢、乳香、吴绫、 绵、钱茶、犀象、香药,皆亿万计。甲子,召晋王、吴越国王并其子等射于苑中, 俶进御衣、寿星通犀带及金器。丁卯,幸礼贤宅,赐俶金器及银绢倍万。三月己巳, 俶进助南郊银绢、乳香以万计。庚午,赐俶剑履上殿,诏书不名。癸酉,以皇子德 芳为检校太保、贵州防御使,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沈义伦为大内都部署,右卫大将 军王仁赡权判留司、三司兼知开封府事。丙子,幸西京。己卯,次巩县,拜安陵, 号恸陨绝者久之。庚辰,赐河南府民今年田租之半,奉陵户复一年。辛巳,至洛阳。 庚寅,大雨,分命近臣诣诸祠庙祈晴。辛卯,幸广化寺,开无畏三藏塔。夏四月己 亥,雨霁。庚子,有事圆丘,回御五凤楼,大赦,十恶、故杀者不原,贬降责免者 量移叙用,诸流配及逋欠悉放,诸官未赠恩者悉覃赏。壬寅,大宴,赐亲王、近臣、 列校袭衣、金带、鞍马、器币有差。丙午,驾还。辛亥,上至自洛。丁巳,曹翰拔 江州,屠之,擒牙校宋德明、胡则等。诏益晋王食邑,光美、德昭并加开府仪同三 司,德芳益食邑,薛居正、沈义伦加光禄大夫,枢密使曹彬、宣徽北院使潘美加特 进,吴越国王钱俶益食邑,内外文武臣僚咸进阶封。己未,著令旬假为休沐。丙寅, 大食国王珂黎拂遣使蒲希密来献方物。五月己巳,幸东水硙,遂幸飞龙院,观渔金 水河。甲戌,遣司勋员外郎和岘往江南路采访。杀卢绛。庚辰,幸讲武池,遂幸玉 津园观稼。宋州大风,坏城楼、官民舍几五千间。甲申,以阁门副使田守奇等充贺 契丹生辰使。晋州以北汉岚、石、宪三州巡检使王洪武等来献。六月庚子,步至晋 王邸,命作机轮,輓金水河注邸中为池。癸卯,吴越王进银、绢、绵以倍万计。乙 卯,荧惑入南斗。秋七月戊辰,幸晋王第观新池。丙子,幸京兆尹光美第视疾。戊 寅,再幸光美第。泉州节度使陈洪进乞朝觐。丙戌,命近臣祈晴。丁亥,命修先代 帝王及五岳、四渎祠庙。庚寅,幸光美第。八月乙未朔,吴越国王进射火箭军士。 己亥,幸新龙兴寺。辛丑,太子中允郭思齐坐赃弃市。乙巳,幸等觉院,遂幸东染 院,赐工人钱。又幸控鹤营观习射,赐帛有差。又幸开宝寺观藏经。丁未,遣侍卫 马军都指挥使党进、宣徽北院使潘美伐北汉。丙辰,遣使率兵分五道入太原。九月 甲子,幸绫锦院。庚午,权高丽国事王伷遣使来朝献。党进败北汉军于太原城北。 辛巳,命忻、代行营都监郭进迁山后诸州民。庚寅,幸城南池亭,遂幸礼贤宅,又 幸晋王第。冬十月甲午朔旦,赐文武百官衣有差。丁酉,兵马监押马继恩率兵入河 东界,焚荡四十余砦。己亥,幸西教场。庚子,镇州巡检郭进焚寿阳县,俘九千人。 辛丑,晋、隰巡检穆彦璋入河东,俘二千余人。党进败北汉军于太原城北。己酉, 吴越王献驯象。癸丑夕,帝崩于万岁殿,年五十。殡于殿西阶,谥曰英武圣文神德 皇帝,庙号太祖。太平兴国二年四月乙卯,葬永昌陵。大中祥符元年,加上尊谥曰 启运立极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

  帝性孝友节俭,质任自然,不事矫饰。受禅之初,颇好微行,或谏其轻出。曰: “帝王之兴,自有天命,周世宗见诸将方面大耳者皆杀之,我终日侍侧,不能害也。” 既而微行愈数,有谏,辄语之曰:“有天命者任自为之,不汝禁也。”一日,罢朝, 坐便殿,不乐者久之。左右请其故。曰:“尔谓为天子容易耶?早作乘快误决一事, 故不乐耳。”汴京新宫成,御正殿坐,令洞开诸门,谓左右曰:“此如我心,少有 邪曲,人皆见之。”吴越钱俶来朝,自宰相以下咸请留俶而取其地,帝不听,遣俶 归国。及辞,取群臣留俶章疏数十轴,封识遗俶,戒以途中密观,俶届途启视,皆 留己不遣之章也。俶自是感惧,江南平,遂乞纳土。南汉刘鋹在其国,好置CG以 毒臣下。既归朝,从幸讲武池,帝酌卮酒赐鋹。鋹疑有毒,捧杯泣曰:“臣罪在不 赦,陛下既待臣以不死,愿为大梁布衣,观太平之盛,未敢饮此酒。”帝笑而谓之 曰:“朕推赤心于人腹中,宁肯尔耶?”即取鋹酒自饮,别酌以赐鋹。王彦升擅杀 韩通,虽预佐命,终身不与节钺。王全斌入蜀,贪恣杀降,虽有大功,即加贬绌。 宫中苇帘,缘用青布;常服之衣,浣濯至再。魏国长公主襦饰翠羽,戒勿复用,又 教之曰:“汝生长富贵,当念惜福。”见孟昶宝装溺器,摏而碎之,曰:“汝以七 宝饰此,当以何器贮食?所为如是,不亡何待!”晚好读书,尝读二典,叹曰: “尧、舜之罪四凶,止从投窜,何近代法网之密乎!”谓宰相曰:“五代诸侯跋扈, 有枉法杀人者,朝廷置而不问。人命至重,姑息藩镇,当若是耶?自今诸州决大辟, 录案闻奏,付刑部覆视之。”遂著为令。乾德改元,先谕宰相曰:“年号须择前代 所未有者。”三年,蜀平,蜀宫人入内,帝见其镜背有志“乾德四年铸”者,召窦 仪等诘之。仪对曰:“此必蜀物,蜀主尝有此号。”乃大喜曰:“作相须读书人。” 由是大重儒者。受命杜太后,传位太宗。太宗尝病亟,帝往视之,亲为灼艾,太宗 觉痛,帝亦取艾自灸。每对近臣言:“太宗龙行虎步,生时有异,他日必为太平天 子,福德吾所不及云。”

  赞曰:昔者尧、舜以禅代,汤、武以征伐,皆南面而有天下。四圣人者往,世 道升降,否泰推移。当斯民涂炭之秋,皇天眷求民主,亦惟责其济斯世而已。使其 必得四圣人之才,而后以其行事畀之,则生民平治之期,殆无日也。五季乱极,宋 太祖起介胄之中,践九五之位,原其得国,视晋、汉、周亦岂甚相绝哉?及其发号 施令,名藩大将,俯首听命,四方列国,次第削平,此非人力所易致也。建隆以来, 释藩镇兵权,绳赃吏重法,以塞浊乱之源。州郡司牧,下至令录、幕职,躬自引对。 务农兴学,慎罚薄敛,与世休息,迄于丕平。治定功成,制礼作乐。在位十有七年 之间,而三百余载之基,传之子孙,世有典则。遂使三代而降,考论声明文物之治, 道德仁义之风,宋于汉、唐,盖无让焉。乌呼,创业垂统之君,规模若是,亦可谓 远也已矣!

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