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网 下载APP
推荐 诗文 名句 作者 古籍

卷二十一·王百户

  王百户

  百户王某,周钟寓其家,百户劝钟死,钟不应,出门欲降。百户挽钟带断,钟不听,百户自缢。

  百户亦奇矣哉。不独自缢,而且劝钟,可谓忠臣良友矣。使钟能听其言,岂非名与天壤同敝乎!

  王承恩

  太监王承恩,从帝于煤山。帝崩,承恩再拜恸哭,退而自缢于亭下,与大行相望,南都谥忠愍。

  一云司礼监王之俊,从上死煤山。或云从死者王之心,而之俊与王德化,俱自尽。更详。王之心,南都谥忠愍。又有李凤翔降贼被杀,亦谥恭壮。

  大事记云:殉从于先帝之旁者,止有内臣一人,或云王承恩,或云王之俊,或谓王之进,或曰王之臣。

  曹文耀

  曹文耀,庠士。自杀。原籍苏州,故进士曹子登之后。妻张氏,生四子逊、肃、敏、毅,一女顺。张氏率子女哭于家祠。文耀父妾、妻、逊妻李氏、毅妻邓氏、顺及乳母孟与肃、敏八人同缢。毅及肃妻周氏,绳断不死而逃。逊自刎不殊,贼搜其家财,释之。

  张世禧

  张世禧,儒士。二子懋赏、懋官,父子俱自缢。

  周某

  童生周某,闻帝崩,愤激捶胸,呕血数升,一恸而绝。又北通州有童生,愤发缢死,惜不传其姓名。

  汤文琼

  汤文琼,菜佣也。见先帝梓宫过,恸哭触石死。一云,北京布衣汤文琼,闻煤山之变,感慨自杀,其衣带所藏有云:位非文丞相之位,心同文丞相之心。贼闻之,亦叹其忠义云。南都赠中书舍人,赐祠,额曰旌忠。

  编年云:文琼闻变,书其身曰:位非云云,暴尸都市,见者哀之。

  李小槐

  李小槐,顺天民也。妻杜氏,二子一女,一婢,差次缢毕,小槐乃缢。又居民田氏,阖门自焚。或云有田姓,缢于自塔巷。后人入其室,见书籍甚多,京城江米巷口,有传神者,夫妇同缢。

  武氏仆

  武氏仆某,不详名姓。素有义风,当其主武愫受贼伪职,索吉服,仆大恸曰:奴闻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今圣驾崩,主人不奔丧哭临,又取吉服,想见新君乎?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望三思之。叩头出血,愫不听。且叱之出。仆曰:主人为名利所惑,妄意一统,不听吾言,后必有悔。李贼贪淫无道,上干天怒,下拂民情,不久必败,吾不忍见主失所也。不食而卒。愫官伪淮扬防御使,后为淮抚路振飞擒,解南京斩之。

  一时朝士先几,大义俱逊此仆。

  朱庭焕

  朱庭焕,字中白,单县人。崇祯甲戌进士,授工部主事,升庐州知府。丁忧,服除补大名,累迁主整饬大名,管理河道马政,驿传兵备副使。甲申三月,贼将刘宗敏传牌招降,公击碎其牌,鼓励缙绅士庶,分守城门,防御严肃。不意奸徒勾引。初四,贼蜂拥环攻,南门破,贼入,公被执,逼降不屈,骂不绝口。贼怒,缚桅杆杀之,悬首通衢,合家投井授缳死。弟廷炳。具疏陈情,南都赠公右都御史。公历任十年,清慎勤无一息之违,而忠孝大节,尤所致谨。处上敬而不阿,御下严而不刻。在大名时,军兴旁午,公夙夜莅事,书所行者于壁而日稽销之,吏属警畏,刑狱一清,士民怀德,有古循良风云。

  方文耀

  方文耀,字怀怙,龙溪人。崇祯庚辰进士,授户部主事,历员外郎中,升河间府知府。贼陷城,公不屈,贼杖之,大骂不绝口。死之。

  彭士宏

  彭士宏,辽东人,为南宫知县。闯贼长驱畿南,所至款附。公励士民,饬守具,众咸谓邑小不支,公曰吾奉命守此土,生死以之,奋勇击贼,纵不胜,死亦瞑目。众环泣曰:臣谊也,如生灵何?公亦泣曰:人心如此,大事已去。吾尽吾心耳。士绅卒迎贼入,公绯衣坐堂上,贼问何故不备粮糗,公眦裂指发曰:我朝廷官,而为贼备粮乎?贼怒斩之,悬首城门。

  封疆之臣,应死封疆,若三公者,可谓无愧厥职矣。抑余闻之友人云,吾乡某,为畿南司理,守居庸,闻贼至,往迎二百里,既抵关,闯疑有伏,命某往返关门数四,始令前骑侦之,果无备,闯乃入。大笑曰:古所谓一夫当关,万人莫敌也,使架炮于此,以五百人守之,吾亦岂能过哉。某亦大笑曰:此天生臣以资吾主。呜呼,夫独无封疆之责者乎?视三公何如?

  金毓峒

  金毓峒,字鹤冲,北直保定完县人。父讳铨,官司徒,为万历庚辰进士。公少与从子肖孙,读书郎山,慨然有澄清之志。中崇祯甲戌进士,除中书舍人。辛巳秋以陈漕务称旨,授湖广道御史。寻出按泰川,及复命,贼始入函谷。甲申春,召对便殿,旋草诏命监宣大军。宣云告陷,随奉命督禁旅,扼畿南要害,公驰至保定,散家赀千金,犒士卒,为固守计。时公从子振孙,以剑术登武科,相见泣下,为誓死。振孙者,肖孙弟也。贼围急,振孙登陴挟矢,殪渠帅数人,兄弟私誓曰:一旦有变,必从季父游地下。公闻之,谓肖孙曰:死易存孤难,我以弱子为托,肖孙受命,分配王孺人,尽出簪珥以犒士。士益奋贼欲引去。而三月十九之信至矣。公痛哭与城俱死,悬银牌以赏击贼者。得级无数。二十四辰刻,城南楼火起,贼乘焰登城,遂陷。振孙跃马赴贼曰:城头杀尔帅者,我也。格斗毙数人而死。贼支解之。公裂眦骂,提剑斩一绿衣贼,负印北叩首曰:臣力竭矣。投三皇庙古井死。王孺人缢死。侄孙金罂,妻陈氏,及侍儿桂香,皆投井死。贼大索两孤,肖孙备受炮烙惨刑,体刺剟无完肤,终以得免。三日后,肖孙收公骸骨如生,人共义之。

  一云公分守西门,城陷,贼执之,揭入三皇庙,谒伪将,公奋拳殴贼帅仆之,跃入井中死。振孙登城射贼,多应弦而毙。城陷,众解戎衣自匿,振孙不肯曰:武夫本色也。贼号于众曰:乡官子弟,可速就刑。振孙衣祢福大呼曰:我御史金毓峒侄云云。贼支解之。肖孙子罂媳陈氏,故进士陈士章孙女,年十八,与祖母张、母杨、嫂常三世四人,同时投井。张氏抱其孙于怀同下,侍儿桂香等四人亦从而下,皆死。

  公婴城殉守,节比睢阳,至肖孙保孤,无异程婴,而振孙从死,有如南八。下逮巾帼,从容就义,尤世之所难。

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