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网 用户中心
推荐 诗文 名句 作者 古籍

集景篇

  茅屋三间,木榻一枕,烧高香,啜苦茗,读数行书,懒倦便高卧松梧之下,或科头行吟。日常以苦茗代肉食,以松石代珍奇,以琴书代益友,以著述代功业,此亦乐事。

  挟怀朴素,不乐权荣;栖迟僻陋,忽略利名;葆守恬淡,希时安宁;晏然闲居,时抚瑶琴。

  人生自古七十少,前除幼年后除老。中间光景不多时,又有阴晴与烦恼。到了中秋月倍明,到了清明花更好。花前月下得高歌,急须漫把金樽倒。世上财多赚不尽,朝里官多做不了。官大钱多身转劳,落得自家头白早。请君细看眼前人,年年一分埋青草。草里多多少少坟,一年一半无人扫。

  饥乃加餐,菜食美于珍味;倦然后睡,草蓐胜似重裀。

  流水相忘游鱼,游鱼相忘流水,即此便是天机;太空不碍浮云,浮云不碍太空,何处别有佛性?

  颇怀古人之风,愧无素屏之赐,则青山白云,何在非我枕屏。

  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

  入室许清风,对饮惟明月。

  山房置一钟,每于清晨良宵之下,用以节歌,令人朝夕清心,动念和平。李秃谓:“有杂想,一击遂忘;有愁思,一撞遂扫。”知音哉!

  潭涧之间,清流注泻,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却自胸无宿物,漱清流,令人濯濯清虚,日来非惟使人情开涤,可谓一往有深情。

  林泉之浒,风飘万点,清露晨流,新桐初引,萧然无事,闲扫落花,足散人怀。

  浮云出岫,绝壁天悬,日月清朗,不无微云点缀。看云飞轩轩霞举,踞胡床与友人咏谑,不复滓秽太清。

  山房之磬,虽非绿玉,沉明轻清之韵,尽可节清歌洗俗耳。山居之乐,颇惬冷趣,煨落叶为红炉,况负暄于岩户。土鼓催梅,荻灰暖地,虽潜凛以萧索,见素柯之凌岁。同云不流,舞雪如醉,野因旷而冷舒,山以静而不晦。枯鱼在悬,浊酒已注,朋徒我从,寒盟可固,不惊岁暮于天涯,即是挟纩于孤屿。

  步障锦千层,氍毹紫万叠,何似编叶成帏,聚茵为褥?绿阴流影清入神,香气氤氲彻人骨,坐来天地一时宽,闲放风流晓清福。

  送春而血泪满腮,悲秋而红颜惨目。

  翠羽欲流,碧云为飏。

  郊中野坐,固可班荆;径里闲谈,最宜拂石。侵云烟而独冷,移开清啸胡床,藉草木以成幽,撤去庄严莲界。况乃枕琴夜奏,逸韵更扬;置局午敲,清声甚远;洵幽栖之胜事,野客之虚位也。

  饮酒不可认真,认真则大醉,大醉则神魂昏乱。在书为沉湎,在诗为童羖,在礼为豢豕,在史为狂药。何如但取半酣,与风月为侣?

  家鸳鸯湖滨,饶兼葭凫鹥,水月澹荡之观。客啸渔歌,风帆烟艇,虚无出没,半落几上,呼野衲而泛斜阳,无过此矣!

  雨后卷帘看霁色,却疑苔影上花来。

  月夜焚香,古桐三弄,便觉万虑都忘,妄想尽绝。试看香是何味,烟是何色,穿窗之白是何影,指下之余是何音,恬然乐之而悠然忘之者,是何趣,不可思量处,是何境?

  贝叶之歌无碍,莲花之心不染。

  河边共指星为客,花里空瞻月是卿。

  人之交友,不出趣味两字,有以趣胜者,有以味胜者。然宁饶于味,而无饶于趣。

  守恬淡以养道,处卑下以养德,去嗔怒以养性,薄滋味以养气。

  吾本薄福人,宜行惜福事;吾本薄德人,宜行厚德事。

  知天地皆逆旅,不必更求顺境;视众生皆眷属,所以转成冤家。

  只宜于着意处写意,不可向真景处点景。

  只愁名字有人知,涧边幽草;若问清盟谁可托,沙上闲鸥。山童率草木之性,与鹤同眠;奚奴领歌咏之情,检韵而至。闭户读书,绝胜入山修道;逢人说法,全输兀坐扪心。

  砚田登大有,虽千仓珠粟,不输两税之征,文锦运机杼,纵万轴龙文,不犯九重之禁。

  步明月于天衢,览锦云于江阁。

  幽人清课,讵但啜茗焚香;雅士高盟,不在题诗挥翰。

  以养花之情自养,则风情日闲;以调鹤之性自调,则真性自美。

  热汤如沸,茶不胜酒;幽韵如云,酒不胜茶。茶类隐,酒类侠。酒固道广,茶亦德素。

  老去自觉万缘都尽,那管人是人非;春来倘有一事关心,只在花开花谢。

  是非场里,出人逍遥;顺逆境中,纵横自在。竹密何妨水过,山高不碍云飞。

  口中不设雌黄,眉端不挂烦恼,可称烟火神仙;随意而栽花柳,适性以养禽鱼,此是山林经济。

  午睡醒来,颓然自废,身世庶几浑忘;晚炊既收,寂然无营,烟火听其更举。

  花开花落春不管,拂意事休对人言;水暖水寒鱼自知,会心处还期独赏。

  心地上无风涛,随在皆青山绿水;性天中有化育,触处见鱼跃鸢飞。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斗室中万虑都捐,说甚画栋飞云,珠帘卷雨;三杯后一真自得,谁知素弦横月,短笛吟风。

  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间,烟霞具足;会景不在远,蓬窗竹屋下,风月自赊。

  会得个中趣,五湖之烟月尽入寸衷:破得眼前机,千古之英雄都归掌握。

  细雨闲开卷,微风独弄琴。

  水流任意景常静,花落虽频心自闲。

  残醺供白醉,傲他附热之蛾;一枕余黑甜,输却分香之蝶。闲为水竹云山主,静得风花雪月权。

  半幅花笺入手,剪裁就腊雪春冰;一条竹杖随身,收拾尽燕云楚水。

  心与竹俱空,问是非何处安觉;貌偕松共瘦,知忧喜无由上眉。

  芳菲林圃看蜂忙,觑破几多尘情世态;寂寞衡茆观燕寝,发起一种冷趣幽思。

  何地非真境?何物非真机?芳园半亩,便是旧金谷;流水一湾,便是小桃源。林中野鸟数声,便是一部清鼓吹;溪上闲云几片,便是一幅真画图。

  人在病中,百念灰冷,虽有富贵,欲享不可,反羡贫贱而健者。是故人能于无事时常作病想。一切名利之心,自然扫去。

  竹影入帘,蕉阴荫槛,故蒲团一卧,不知身在冰壶鲛室。

  霜降木落时,入疏林深处,坐树根上,飘飘叶点衣袖,而野鸟从梢飞来窥人。荒凉之地,殊有清旷之致。

  明窗之下,罗列图史琴尊以自娱。有兴则泛小舟,吟啸览古于江山之间。渚茶野酿,足以消忧;莼鲈稻蟹,足以适口。又多高僧隐士,佛庙绝胜。家有园林,珍花奇石,曲沼高台,鱼鸟流连,不觉日暮。

  山中莳花种草,足以自娱,而地朴人荒,泉石都无,丝竹绝响,奇士雅客亦不复过,未免寂寞度日。然泉石以水竹代,丝竹以莺舌蛙吹代,奇士雅客以蠹简代,亦略相当。

  闲中觅伴书为上,身外无求睡最安。

  栽花种竹,未必果出闲人;对酒当歌,难道便称侠士?

  虚堂留烛,抄书尚存老眼;有客到门,挥麈但说青山。

  帝子之望巫阳,远山过雨;王孙之别南浦,芳草连天。

  室距桃源,晨夕恒滋兰菃;门开杜径,往来惟有羊裘。

  枕长林而披史,松子为餐;入丰草以投闲,蒲根可服。

  一泓溪水柳分开,尽道清虚搅破;三月林光花带去,莫言香分消残。

  荆扉昼掩,闲庭宴然,行云流水襟怀;隐不违亲,贞不绝俗,太山乔岳气象。

  窗前独榻频移,为亲夜月;壁上一琴常挂,时拂天风。

  萧斋香炉书史,酒器俱捐;北窗石枕松风,茶铛将沸。

  明月可人,清风披坐,班荆问水,天涯韵士高人;下箸佐觞,品外涧毛溪蔌,主之荣也。高轩寒户,肥马嘶门,命酒呼茶,声势惊神震鬼;叠筵累几,珍奇罄地穷天,客之辱也。

  贺函伯坐径山竹里,须眉皆碧;王长公龛杜鹃楼下,云母都红。

  坐茂树以终日,濯清流以自洁。采于山,美可茹;钓于水,鲜可食。

  年年落第,春风徒泣于迁莺;处处羁游,夜雨空悲于断雁。金壶霏润,瑶管舂容。

  菜甲初长,过于酥酪。寒雨之夕,呼童摘取,佐酒夜谈,嗅其清馥之气,可涤胸中柴荆,何必纯灰三斛!

  暖风春座酒,细雨夜窗棋。

  秋冬之交,夜静独坐,每闻风雨潇潇,既凄然可愁,亦复悠然可喜。至酒醒灯昏之际,尤难为怀。

  长亭烟柳,白发犹劳,奔走可怜名利客:野店溪云,红尘不到,逍遥时有牧樵人。天之赋命实同,人之自取则异。

  富贵大是能俗人之物,使吾辈当之,自可不俗;然有此不俗胸襟,自可不富贵矣。

  风起思莼,张季鹰之胸怀落落;春回到柳,陶渊明之兴致翩翩。然此二人,薄宦投簪,吾犹嗟其太晚。

  黄花红树,春不如秋;白雪青松,冬亦胜夏。春夏园林,秋冬山谷,一心无累,四季良辰。

  听牧唱樵歌,洗尽五年尘土肠胃;奏繁弦急管,何如一派山水清音。

  孑然一身,萧然四壁,有识者当此,虽未免以冷淡成愁,断不以寂寞生悔。

  从五更枕席上参看心体,心未动,情未萌,才见本来面日;向三时饮食中谙练世味,浓不欣,淡不厌,方为切实功夫。

  瓦枕石榻,得趣处下界有仙,木食草衣,随缘时西方无佛。

  当乐境而不能享者,毕竟是薄福之人;当苦境而反觉甘者,方才是真修之士。

  半轮新月数竿竹,千卷藏书一盏茶。

  偶向水村江郭,放不系之舟,还从沙岸草桥,吹无孔之笛。

  物情以常无事为欢颜,世态以善托故为巧术。

  善救时,若和风之消酷暑,能脱俗,似淡月之映轻云。

  廉所以惩贪,我果不贪,何必标一廉名,以来贪夫之侧目;让所以息争,我果不争,又何必立一让名,以致暴客之弯弓?

  曲高每生寡和之嫌,歌唱需求同调;眉修多取入宫之妒,梳洗切莫倾城。

  随缘便是遣缘,似舞蝶与飞花共适;顺事自然无事,若满月偕盆水同圆。

  耳根似飙谷投响,过而不留,则是非俱谢;心境如月池浸色,空而不着,则物我两忘。

  心事无不可对人语,则梦寐俱清;行事无不可使人见,则饮食俱健。

完善